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在线客服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当前时间:
 
 
 关于我们
· 企业新闻
 
  企业新闻  

互助养老:农村老龄社会治理的创新实践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22/3/11 阅读:98

伴随着中国快速城市化的进程,大量农村青壮年进城务工乃至安家;而多数农村老年人选择留守乡村,或务农或照顾孙辈,“养儿防老”的传统家庭养老模式遭遇现实困境。近年来,针对农村老年人口多、养老服务需求大,但养老设施及服务不足的情况,全国各地纷纷探索,以党建抓落实,整合利用村级活动中心、闲置校舍、农家大院等农村闲置资源建设互助养老点,通过组织动员基层老年协会、低龄健康老年人、妇女等多种力量开展“互助养老”,力求打通农村养老的“最后一公里”。

  

  源起——由偏硬件设施建设向互助服务供给转型

  要追溯中国农村互助养老的开展,就不能跳开“肥乡模式”。

  没有管理员,不交管理费,每人每月花费不足20元……在河北省肥乡县前屯村互助幸福院,24位老人过上了“集体建院、集中居住、自我保障、互助服务”的低成本农村互助养老生活。14年前,肥乡县结合农村实际,探索新型农村养老模式,在前屯村创建第一家互助幸福院后,全县先后建成200余家农村互助幸福院。

  2012年3月,全国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工作会议在河北省邯郸市举行,“肥乡模式”备受推崇,并得到推广。此后,农村互助幸福院等养老服务设施数量大幅增长。据统计,农村互助型养老服务设施在2014年为4.0万个,到2017年增长到8.3万个,翻了一倍。

  从硬件设施建设开始,到2017年,“农村养老设施利用率低的问题受到政府和学界的广泛关注,政府政策导向逐步由偏重硬件设施建设向互助服务供给转型。”2021年年底,首份关注农村互助养老的《中国农村互助养老研究报告》对外发布,该报告由中国老龄协会委托华北电力大学老龄科学与政策研究中心完成,报告梳理了农村互助养老的发展历程。自2017年,农村互助养老政策导向的转型在后续中央及部委相关政策文件中均有体现。

  “2008年之前的农村互助养老处于自发阶段,这一时期的农村互助养老还是以无偿的村民自发助老活动为主,少部分地区的妇女组织、老年协会、村‘两委’有组织地开展活动。”华北电力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副教授、老龄科研基地负责人刘妮娜告诉记者,基于2017至2020年对北京、上海、河北等9省市农村互助养老的发展状况的实地调研,课题组发现互助养老具有低成本、非营利、多元参与、灵活多样的特点,是推动中国农村老龄社会治理和社会养老发展的创新实践。

  

  进阶——一村一策多点开花的互助养老全面展开

  “村里有了邻里互助点,养老服务变得触手可及。政府给予一定的补贴,充分发挥低龄健康老人和当地妇女作用,让山区老年人感到实实在在的幸福。”据北京市延庆区民政局养老服务科科长张超介绍,针对山区农村养老服务供给不足的压力,延庆区自2016年开始试点农村互助养老,目前已拓展到50个村,切实解了一部分山区老人的燃眉之急。

  在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区黄河街道,通过“贫贫互助”,分散供养的特困、失能老年人得到了照顾,生活质量得到提高;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实现脱贫,实现了解困和脱贫的双赢,农村基层社会治理找到了突破口。

  在吉林省松原市杨家村,300多名中青年外出打工后,村妇女主任组织起全村22人的志愿者服务队,帮老年人收拾屋子、洗被褥、买日用品。失能、半失能老人有事可电话让志愿者上门,村里给予为老服务志愿者一定的补贴。

  “发展互助养老,是解决农村养老服务的有效形式。”据重庆市民政局养老服务处处长杨胜普介绍,目前,重庆市正在积极探索农村互助养老模式,全市已设置村级互助养老点5670个,仅2021年就为老年人累计提供服务40余万次。

  《中国农村互助养老研究报告》从农村互助养老发展的资金、运营、服务几个关键要素将其做了分类,目前,资金来源主要包括政府、基金会、村集体、抱团共兑等,运营主体包括村“两委”、老年协会、社工机构和社会企业等,服务内容则涵盖助餐、生活照顾、精神慰藉等。据刘妮娜介绍,课题组选择了东中西部的三个区域9省13市(县、区)的42个典型案例进行实地调研,发现不同地区根据自身情况选择不同的要素搭配方式,形成差异化的发展模式。

  正如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所说:“中国的农村养老一定是一村一策的,农村互助养老呈现多元化和个体性。”

  

  探寻——在国家战略背景下统筹发展农村养老

  虽然互助养老在我国农村发展由来已久,但绝大多数还停留在非正式的互帮互助阶段,发展还面临诸多问题。例如,关于农村互助养老的认识不清晰,资金投入不均衡且来源单一,农村互助养老服务供需错位且质量不高等。刘妮娜说。

  业内专家也给出许多破题之议,如出台相关政策,并配套扶持资金;建立机制,培育互助服务组织;盘活存量资源,增加设施供给;加强规范指导,提升服务质量等。

  “发展农村互助养老不是无奈的选择,而是基于农村地区实际情况和资源禀赋一个很好的选择。”复旦大学老龄研究院副院长吴玉韶表示,当前农村养老虽面临诸多困难,但中国农村社会网络也有其特殊性,应该探索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养老之路。

  “我们要把农村老龄工作和促进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相结合,统筹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和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在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理事长于建伟看来,解决农村养老问题,保障亿万农村老人安享晚年,是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的题中之意,也是乡村振兴的重要目的。在两个国家战略背景下,统筹发展农村养老既是破题思路,也是历史必然。

  “乡村振兴的一个重点是为农村互助养老提供基础条件,使得各种互助养老技术可以在村庄良性运转。”武汉大学社会学院院长、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也表示:当前中国农村有村社集体经济,村庄是每个人的乡愁与归宿,通过村庄建设可以为农村互助养老提供强有力的支撑,互助养老是中国农村养老的出路。

  至此,农村互助养老作为一个探索中的社会养老模式,是实现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和乡村振兴国家战略目标的重要创新实践,未来应如何可持续发展,还需要不懈地探索和改革。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7 澳门百家乐玩法 新葡京会员注册 澳门百家乐网页游戏 新葡京娱乐场 线上新葡京 新葡京公司 澳门博彩 澳门新葡京开户网站 888真人赌博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网络开户 赌场官方网站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会员开户 pt老虎机 澳门新葡京代理开户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澳门百家乐网页游戏 新葡京导航 澳门百家乐玩法 百家乐公司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平台注册 网上百家乐 新葡京公司 新葡京娱乐场 线上新葡京 博彩公司大全 澳门新葡京平台注册 赌博官方网站 澳门新葡京注册网址 网上赌场 澳门新葡京游戏注册 真人老虎机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注册网址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网上百家乐 新葡京现金网注册 百家乐公司
友情链接: VIP新密祥乐老年公寓的博客  

新密祥乐老年公寓,新密老年公寓

http://weibo.com/5759326172/info